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制造业外资撤厂增多中国制造还有竞争力吗

发布时间:2019-08-15 16:01:36

  在中国转向消费驱动型经济的过程中,居民收入的增长是关键的一环,不过这也给低端制造业带来了压力。统计显示,以美元计算,我国的人力成本自2009年以来累计上升超过60%。目前越南的人工成本相当于我国的40%,孟加拉和缅甸的人均工资只有我国的20%。

  因此,外资企业在选择制造中心的时候,有了更多的选择。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研究显示,今年以来转移工厂的日本企业数量有扩大的趋势。其中,在中国设立厂房已经20年的血压计生产商欧姆龙,计划把厂房搬回日本。公司表示,日本的生产成本过去是中国的10倍,虽然现在还高出 倍,但是已经可以提供盈利空间。

  虽然直接把厂房撤走的企业不多,但是确实有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开始推行中国+1计划,也就是在我国拥有生产线的同时,又在其他更低成本的国家建设新的生产线。服装品牌优衣库就计划把在我国生产产品的比率从75%降到60%,并增加在缅甸的生产线。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8月14日表示,外资企业将厂房移出中国的趋势未来仍将持续,来料加工行业,或者说劳动密集型行业转移到其它成本更低国家的趋势在前几年就已开始。

  他指出,过去全球经济发展有一个必然规律,就是梯度转移,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产业布局,将加工生产线转移到加工成本低的地点,这其中要考虑的因素还包括环境、资源、运输和安全等,但劳动力成本是最重要的因素。

  向松祚表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制造业开始从美国转移到日本和亚洲 四小龙 国家,中国改革开放后,又开始向中国转移,中国在接受转移的同时,也初步实现了工业化。自从新世纪以来,中国劳动者工资大幅上升,再加上新《劳动法》实施和人民币升值,越来越多制造业开始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这不仅仅是外资公司的行为,也包括中国本土企业,属于自然趋势。他认为,这个趋势必然会对中国构成压力,可能使我国就业和一些过度依赖来料加工行业的地方经济增长面临压力,但这种压力属于历史自然趋势,只能设法应对。

  展望未来,我国居民收入的上升趋势仍将持续。政府已经提出到2020年实现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而根据发改委的资料,今年上半年全国有22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上升幅度超过18%。

  对此,向松祚表示,工资增长放慢是我国整体经济增长面临的巨大挑战。

  他指出,衡量经济的重要指标之一是劳动生产力的增长速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本原理表明,劳动者工资增长速度不可能超过劳动生产力的增长速度。过去 0多年中,我国劳动生产力增速非常快,远超其它新兴市场国家,因此劳动者工资增长也高于这些国家是自然趋势。但从2010年开始,我国劳动生产力增速处于下降,这必然导致劳动者工资增速下降,成为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瓶颈之一。

  向松祚认为,目前中国经济正要转向消费驱动增长的时期,而消费者工资增速却不足以支持这一模式,这牵涉到收入分配体制改革问题。

邻趣
联合投资
进销存SaaS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