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犹小飞的吉他世界每把吉他都是世间惟一

发布时间:2019-10-09 22:54:47

  犹小飞的吉他世界每把吉他都是世间惟一

  在重庆顶尖吉他手眼中,“犹小飞制作的吉他比李宗盛还好。”

  在熟悉犹小飞的友人眼中,“他就是一个‘琴疯子’。”为了追逐心中成为吉他制作大师的梦想,他卖掉房子,关闭琴行,完全沉浸在手工吉他制作世界里。

  从当年制作电吉他,发展到制作木吉他、扇品吉他,甚至新木料的挖掘,犹小飞说,“现在的中国好似进入文艺复兴时代。”他渴望在传统手工艺的基础上开拓创新,以此,让世界都能聆听重庆之音。

  毅然卖房,只为工作室

  犹小飞的工作室建在巴南区鱼洞附近“易生活小院”里。推门而入,七八台体型不小的机器错落分布在大厅,空气里飘荡着木料的味道,对面两间小厅则堆放着吉他模具、小木料等。

  在犹小飞的带领下,本刊走进了光线最明亮的里间,开窗即是滚滚江河,有一种“面朝大海”的温暖与磅礴。“这间屋子是我思考、创作的地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里。”犹小飞说。工作台上的木屑已堆得像小山丘了,旁边是一叠图纸,他摆摆手,有点不好意思,“昨天在加工客人所订制的吉他,还没来得及收拾‘残局’”。

  为客人赶制吉他,深入研究、改进制作,跟音乐圈、木艺界等朋友们交流聚会,犹小飞每天的生活很充实。本刊生出几分羡慕:“好惬意的生活!”那知犹小飞摇摇头,略带叹息:“这一路走来,不容易。”自从十几年前萌生制作吉他的念头起,他就不可救药地迷上了。但犹小飞觉得这并不能称之为梦想,他强调说只是一种简单纯粹的想法,遵循内心,本能地去行动。在他看来,“只有简单的初衷,才会支撑人走得更远。”他仍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第一把作品,“那是一把用老旧工具制作的电吉他。”

  在搬进现在的工作室之前,犹小飞辗转迁移过十几处地方,落脚这里,是在2014年年初。“最开始,我制作吉他的地方只有6平方米那么大。”不停地换地方加重了犹小飞的资金负担,再加上要购买各种设备,不得已,犹小飞把房子卖掉了。“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本

  刊也表示愕然,犹小飞淡淡一笑:“这算不了什么。”回忆起这段经历时,他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对现在的工作室犹小飞很满意,“朋友推荐的地方,挺好,这块地周围将被打造成一个手工艺园子,今后成为重庆传统手工艺爱好者交流的平台。”

  要么不做,要么做专业

  2004 年,从上海回到重庆的犹小飞,因自己懂音乐、喜欢吉他,就在南岸五公里开了一家琴行,既做吉他教学也玩乐队,每个月收入可观。在教学的同时,他一直关注各种音乐、吉他方面的信息,活跃于国内外相关论坛。直到偶然的一天,一个老外制作吉他的视频,深深触动了他,“玩了这么多年吉他,感觉都是一些外在形式的东西,为什么不自己制作呢?”年轻的犹小飞认为:比起欧美吉他方面,国内落下很大一截,手工制作吉他的艺人,不只重庆缺乏,就算在整个中国也是寥寥无几的,有名气的更是少之又少。

  心动就行动,犹小飞毫不犹豫地从琴行教学中投身到吉他制作上。二楼本是琴行的教室,他拆隔出一部分变成工作室,并经常把自己关在里面,一琢磨就是大半天。这么一来,他精力分散了,用在学生身上的时间愈发减少。渐渐地,学生过来听课,他却不能按时授课,学生等急了,开始催促,他一边应答“稍等”一边又埋头钻研,一入神,学生的事就被忘到九霄云外。连续几次下来,学生纷纷有了情绪,家长也找上门,怪他是不负的老师。

  “教室都被我改得面目全非了,既然心已不在教学上,我索性关闭了琴行,一门心思扑在制作上。要么不做,要么做专业。”犹小飞硬生生地将自己的“财路”断了,只为追逐心中的手工吉他制作梦。

  不求数量,只求精品

  卖房子,关琴行,为了心中的梦,犹小飞的确放弃了太多,可他觉得很知足,正如他说的那样:“自己做好,该来的,总会来。”

  2014年7月,沙坪坝坚果俱乐部,包括红卡乐队杨亚、JAZZ 乐队赵伟等在内的顶尖乐手们欢聚一堂,上演了一场从Rock到Jazz再到Fingerstyle的音乐盛宴。

  这场音乐会最大的看点就是乐手们手中的一把把手工吉他,它们不仅外观独特,音质也是一流。“那天共亮相了20把吉他,全是我的作品。”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时,犹小飞展露笑颜,笑容里满是自豪。

  就这样,犹小飞迅速成为了重庆音乐圈里的“明星”,众多乐手和他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因为他们总能在他那里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吉他,确切地说,是犹小飞为他们量身定制每一把吉他。从 Acoustic guitar,Electric guitar 到 Archtop guitar 不等。重庆本土最着名的吉他手杨亚更是对犹小飞的作品赞不绝口,“我弹过李宗盛制作的吉他,但犹小飞做得更好。”

  “在我这里,不可能找到两把相同的吉他,我也绝不会这么做,若弄成量化生产线式,那就没意思了。”犹小飞讲道,“况且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吉他与之匹配。”他还谈起,曾经有工厂找过他,希望他加入而进行批量生产吉他,并提供丰厚的薪酬,但都被他一一谢绝。“我只求精细,不求数量。”十几年来,他都本着自己的原则。

  “找我订制吉他的客人都有着自己的要求,有的客人甚至对在某处加怎样的修饰都细化,但他们有时可能较片面。”犹小飞告诉本刊,他除了考虑外观、材料、音质,还必须顾及每把吉他的整体效果,各方面都要给客人耐心讲解与沟通。而一般情况下,制吉他的人只制作一类吉他,比如 Acoustic guitar 制作者通常不会考虑 ArchTop guitar 的制作问题,因为一类吉他就已经够费力了。不过,犹小飞却不同,他努力寻找各大类吉他的共通点,可以把每一类吉他都制作得令人称赞。

  生命中的良师益友

  在制作的过程中,通过观赏书、画、大师作品,犹小飞常常迸发出新的灵感。“一成不变,肯定行不通。不断创新是必须的。”

  当本刊称赞他既制作扇品木吉他,又制作扇品电吉他,算是很创新了,他则谦逊地说:“这个倒不算新,扇品琴国外有人在做,只是国内偏少。造价很高,制作上比普通琴难,不太容易控制。当然它有普通琴不可比拟的优势,我觉得有必要研究。”

  在犹小飞的吉他制作生涯中,有一个人无法回避——定居加拿大的香港人Thomas Wong,他是犹小飞无比尊崇的老师。他们在BBS上相遇,一聊如故,Thomas Wong不仅是加拿大吉他制作大师,还是吉他收藏家,起初一两年犹小飞只制作电吉他,认识老师后,豁然开朗,开启了木吉他制作生涯。“如果没有恩师,我一定会走很多弯路。我觉得理念引领制作,我在理念上的收获,很多都来自我老师,他提炼了很多精华,这就给我提供了便利。”老师每年都会来上海,犹小飞也保持了每年飞往上海跟老师聚聚、切磋技艺的习惯,Thomas Wong 对他来说亦师亦友。

  犹小飞回忆起一次在美国原生吉他论坛,有人说中国制造的都是垃圾,而今他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他们真的错了。犹小飞告诉本刊,接下来他计划开发重庆本地木料,融入更多纯粹中国元素的设计,然后带着重庆的本土吉他去美国参加世界手工吉他展。

  责编:传媒

综合
阀门
学龄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